金坛新闻网-中国金坛新闻门户

康得新122亿存款去哪了? 悬而未决引发深交所关注

2019-05-10 02:24:47     来源:金坛新闻网     作者:刘欣

  银行账户余额显示为零 资金全额归集到母公司康得投资集团账户 引发深交所关注

  康得新的“122亿存款”去哪了?

康得新122亿存款去哪了? 悬而未决引发深交所关注

  作为曾经千亿市值的公司,近日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得新)发布财报称,过百亿的货币资金不翼而飞了。想象一下监管部门、公司、银行之间的如下对话,是不是令一切显得匪夷所思?

  深交所:122亿资金去哪儿了?

  康得新:存在银行。

  银行:账户余额为0。

  本周以来,该股已经连续四个跌停。那么,康得新的122亿存款究竟去哪里了呢?

  事发

  三独董质疑122.1亿元的真实性

  据公司官网介绍,康得新成立于2001年8月,深圳中小板上市公司,是一家材料高科技企业,公司致力于“打造先进高分子材料平台”。 “手握150亿现金,却不还10亿债券”。千亿市值“大白马”*ST康得陨落的故事是从今年1月开始的。1月15日是康得新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18康得新SCP001)的付息兑付日。截至当时,未收到康得新支付的10亿元付息兑付资金,暂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

  紧随其后,康得新连发4份公告承认两笔债务存在风险。 据当时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康得新资产负债率45.46%,货币资金150亿元。除了账面现金,康得新账面上还有42亿多可出售金融资产。因此市场疑惑在于,“您说自己账上有150亿现金,却兑付不了10亿元的债券,到底怎么回事?”

  4月最后一天,康得新披露了去年年报和今年一季报。 年报显示,去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1.50亿元,同比降低22.38%;利润总额3.43 亿元,同比降低88.24%;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2.81亿元,同比降低88.66%。同时称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53.16亿元,其中122.1亿元存放于银行。

  对122.1亿元的真实性,三位独立董事杨光裕、张述华和陈东对*ST康得及其子公司账面显示其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共计逾122亿元存款余额提出强烈质疑,并表示注册会计师就此笔存款向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发出询证函,对方至今没有回复。

  据悉,三位独董均是在今年2月董事会换届时新聘任,并经2月27日股东大会表决通过。不过,目前陈东已提出辞职。

  追问

  年报的真实准确也无法保证

  在今年一季度报告中,三位独董对报告内容共同表示异议。独董们称,康得新与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和银行违规签订了《现金管理合作协议》,使得上市公司与控股股东在资金管理和使用上产生了混同,为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开启了方便之门。

  公司副总裁侯向京、董事余瑶等人均表示无法保证年报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不同意承担个别和连带的法律责任。

  公司董秘杜文静也向投资者提示风险,并表示无法保证年报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就在康得新年报披露后,杜文静于5月5日正式辞去董秘及其他一切职务。

  不仅被独董轮番质疑,存在多处造假嫌疑,而且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意见”,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无法判断上述银行存款期末余额的真实性、准确性及披露的恰当性。

  真相

  “应计与实际余额”是俩概念

  康得新的年报刚刚发布不久,深交所就发了关注函,要求其说明三点:一是122亿元的主要用途和受限情况;二是公司及大股东与银行是否签署现金管理协议,以及主要内容;三是20亿元预付款委托采购真实性,是否流入控股股东及附属企业。

  5月7日晚间,公司回复了关注函,称122亿元是放在了银行里,康得新及其下属的三家全资子公司康得新光电、康得菲尔、康得新功能等四家公司于2018年年末账面显示银行存款总余额为122亿元。

  会计师事务所核对了相关的网银记录,网银记录显示余额与公司财务账面余额记录一致。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发函给银行,收到了回函。银行回函显示:“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元,该账户在我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122亿元。”

  根据康得新集团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与银行的《现金管理合作协议》,其账户余额按照零余额管理,即各子账户的资金全额归集到康得投资集团账户。

  当子账户发生收款时,该账户资金实时向上归集,子账户同时记录累计上存资金余额,当子账户发生付款时,自康得投资集团账户实时下拨资金完成支付,同时扣减该子账户上存资金余额。

  这样就产生了应计余额、实际余额两个概念。康得新账上的钱被归集到主账户之后,122亿元便成了应计余额,康得新的账户实际余额为0。

  分析

  巨款玩“失踪”到底是谁的责任?

  某大型会计师事务所的会计师分析,康得新和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一起纳入现金管理协议的做法肯定是违规的。资金归集到母公司,意味着上市公司的资金调配统一受控股股东管理,会更方便其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目前尚不知晓康得新加入《现金管理合作协议》的具体时间,上市公司和控股股东共用资金池管理的行为,此前为何没有披露,审计也没有发现。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认为,银行提供现金管理服务很正常,但对账单应该反映资金流动,余额显示应该真实。而且上市公司与控股股东资金要独立。

  深交所于5月8日又发了关注函,要求*ST康得进一步说明银行与康得投资集团签署《现金管理合作协议》的具体内容,以及上述协议是否导致公司与康得投资集团共用银行账户,是否存在将公司资金存于康得投资集团及其关联人控制的账户的情形,是否导致康得投资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文/本报记者 刘慎良 统筹/余美英

  最新进展

  北京银行回应

  给瑞华的回函对方已签收

  5月9日,北京银行对康得新存款时间进行了回应。

  北京银行称,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询证函的回函,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于4月26日寄出,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于4月29日早9点签收。故北京银行未对其出具的询证函予以回复的情况与事实不符。

  5月7日,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在康得新披露的关注函回复公告中也承认,会计所于2019年3月25日、2019年4月2日、2019年4月16日分别三次通过顺丰邮寄发函给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并于4月29日收到了通过顺丰邮寄至本所办公地址的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询证函回函,并电话回访确认是北京银行工作人员寄出,银行回函显示:“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元,该账户在我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12209443476.52元”。

  在关注函回复中,*ST康得对“账户余额为0”的解释为“子账户归集到康得投资集团账户”。